这是什么?

(亲请点击右上方关注我,谢谢!)

这是播娘蒿

1、播娘蒿属于十字花科一年生草本植物。别称:大蒜芥、米米蒿、麦蒿等等。这种植物是属于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植物,假如农民朋友种的小麦、菜朋友种的大蒜,在春末和夏初,你会发现播娘蒿就会长的比小麦和蒜苗都旺盛。去年去郊外挖菜,看到小麦地一片黄色,原来就是一地的播娘蒿。

2、播娘蒿,植株直立,茎分枝比较少,分枝多。叶:回羽状,主要分布于茎的下部。形状条形居多。花:花序伞房状,形状卵形,花比较细小,花瓣颜色为亮黄色,特别密集的地方,一片黄色的花海,也挺壮观的,花期4-5月。。果:形状长角果,自动开裂,果期6——9月。

3、分布几乎在我国除了华南稀少外,其他地方属于比较强势的野草。尤其是东北居多。在这些地方河沟、村边、田野、山边很容易找到。其实最好找到的是道路两旁。

4、价值:

一:种子含油40%,油工业用,并可食用。

二、其实幼苗也可以吃,味道不错的,大了就苦味浓一些。

三、中药昧辛、苦,性大寒。泻肺定喘,祛痰止咳,行水消肿。


米蒿,麦蒿,能食用,但食用的很少。成熟了的蒿籽收集起来可以炸油,有软化血管,清除血液垃圾的作用。

这是小麦地里最常见的杂草播娘蒿,没有之一。山东农村都叫它“麦蒿”。在农村老家,人们闭着眼就知道它是什么,因为它的气味很特别呀。说清香太勉强,不过比臭蒿好些,可以忍受。嫩苗可以蒸着吃、做汤、做馅都可以的。

在农村,拔一车麦蒿可不算新鲜事儿

冬天和早春的时候,它就这样匍匐在地上,立春后地上茎抽出来,后期长得比麦子还高。没有除草剂的时候,农民在麦子整个生长季一直跟麦蒿作斗争。

麦子还没有拔节的时候,农民除麦蒿是用小锄“耪”(pǎng)的;麦子拔节后,只能用手拔了。麦蒿生命力忒旺盛,有时候长得比麦子还高,开黄色的花。过去在农村拔草,拔一牛车麦蒿可不算是新鲜事儿。

麦蒿为啥叫播娘蒿、抱娘蒿?

麦蒿的根比较牢固,拔草时有时候拽断茎也拔不出来,宛若母亲抱着孩儿不放手,因此叫做“抱娘蒿”。

这是明代散曲家王磐,编著的《野菜谱》里写到的场景:“抱娘蒿,结根牢,解不散,如漆胶。君不见昨朝儿卖客船上,儿抱娘哭不肯放。”

把麦蒿说得那叫一可怜,跟封建社会的劳苦农民一样。

麦蒿怎么吃

麦蒿的嫩苗可以吃,可以开水烫了,调凉菜吃;还可以做馅蒸包子、包饺子吃,也可以做汤下面条。

麦蒿是很好的保健菜,祛痰清喘,我在济南大润发超市见有卖的。麦蒿微苦、性寒凉,胃不好的人慎重些。

在农村,麦蒿可不是稀罕菜,大多人都不吃。有时间,有情调的,来个忆苦思甜吃麦蒿也是有的。

我们老家叫,米米蒿,开春比较嫩的时候能过水凉拌吃,不过不太好吃。也可以喂猪,猪喜欢吃这个,收小麦的时候它也长老了,结的籽可以轧油,就像油菜籽那样的,比油菜籽要小一点,轧的油也很香的呀

这些植物我们这里叫麦蒿,因它多数生長在麦地里,也有叫米米蒿,因它的种籽比小米还小,也有叫它辣辣蒿的,因它的气味苦中代辣味,它于夏天打种暴列土中次年早春发芽生长同一切野菜一样生长力特强,生长速度快,嫩吋採耒做成菜非常好吃,它属于凉性,最适于春天吃,它有降火消炎,凉血的切效,肠胃不好者不要凉伴,可做成渣豆腐吃。它开黄花结小角,种籽很多中药叫亭粒籽,同王不留行,摧乳效果好。

播娘蒿又名麦蒿、婆婆蒿,是十字花科植物播娘蒿的嫩茎叶。分布于麦田、荒地和路旁,东北、华北、西北、华东等地有生长。每年春季采摘嫩茎叶或幼苗食用。

播娘蒿营养丰富,每100克幼苗含胡萝卜40毫克,维生素B11.20毫克,维生素C毫克。

中医学认为播娘蒿性寒、味辛苦,具有祛痰定喘、泻肺利水的功效,可治喘咳痰多、胸胁满闷、水肿、小便不利等症。现代医学认为播娘蒿具有强心作用,能使心肌收缩力加强,输出量增加,并有平喘作用。

播娘蒿焯水后,可拌、腌、烧、熘、做汤、制馅等食。并可任意调味。

这就是我们常见的地里面的蒿子吧,它的学名应该叫做播娘蒿,这只是最开始生长的样子,以后会越长越高。我记得麦田里这种草特别多,而且跟小麦的生长速度差不多,小麦长多高这种蒿子就长多高。


小麦抽穗的时候这种野草也开始开花,它的花朵是顶端生出的聚伞状花序,花朵由下至上依次开放,开出的是小黄花,不是很漂亮。我印象中这种草有一种独特的味道,不是香味但也不是太令人反感。


小时候跟着爷爷去麦田浇地时,我们都是拔几棵这种草变成一个花环戴在头上遮阳。这种草拔的多了,聚在一起铺在地上,可以躺在上面睡一会。只是后来也不种地了,也就没再关注过这种草。

我们家那边从没听说过这种草能吃,也没见过有人吃,所以我感觉这种草应该不是可以吃的野菜吧。但我好像听说过这种草是一种中草药吧,貌似用这草泡水喝能治疗某些疾病。

这是麦田里出的最早的草,我们那里俗称“米米蒿”,刚出来的嫩草是一种野菜,不过它的味道又涩又苦,要吃得下锅用开水焯一遍。

可以凉拌和做菜馍,也可以包饺子,不过焯后,仍然有淡淡的苦涩味。

这种草长的非常快,如果在没人管理的麦田里,能长到一人左右高,它的顶端会开一朵如硬币大小的黄花,植株非常纤细,远远看去,就像种了满地的油菜花一样。

以前的农村,人们去地里走一圈,从此草身上,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勤奋于懒惰。

因为那个时候没有除草剂,种地全靠人工除草,勤奋人地里看到的是绿油油的麦子,懒惰人地里看到的就是“油菜花”了。

其实这种草小时候没有长大好拔,小时候人们要蹲在地里用小铁铲,或者站着用锄头除草,而春天正是它生根发芽的时候,这一边还没弄完,后面的又长出来了。

农民多数等麦子抽穗期或者麦子灌浆期,这时的米米蒿已经开花,站在麦田里不用蹲下,随手就能将它连根拔起。

现在麦田都打了除草剂,米米蒿在麦田也很少了,但地头、空闲地或者沟壑边,也不乏它们的身影。

我们叫它腊蒿或黄蒿。一般在冬小麦田里常见。跟小麦的生长周期差不多,冬季越冬。

秋季发芽春季起挺开花,麦收前结仔。开花时一片犹如油菜田。

这是一种可以吃的野菜,开春以后长高就不能吃了。结的种子是一种中药材,农村有收购的。